浅谈书法创作的心理认知

 

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 蒋   蓓
 
    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形式。常被看成是凝固的音乐与跃动的舞蹈。书法创作也常被称之为挥毫泼墨。尽管它描述的是一种形式,但在我来看,除必要的书写技法之外,更多的则是一种情感,或者说是一种情绪。挥的是情怀,泼的是底蕴。情怀与心理有关,底蕴和文化相联。书法创作是在寻找传统文化与自我认知之间情绪上的契合。让传统成为自我认识、自我存在肯定的对应。写字与书法的不同,在于写字别人认得即可。而书法无论是在视觉上,还是在内容上使人有着一种欣赏、一份仰慕、进而渴求学习的心理过程。究其原因,除了书法自身所具备笔法、墨法、字法、章法等等的艺术语言特征之外,还在于书写出的字所具有的感染力、渗透力和生命力。
 
    中国五千多年的人文、历史,汉字始终就是一种载体。记录着沿革,传承着文明,让民族文化代代相传。从结绳记事、仓颉造字到甲骨文、钟鼎文;从帛书、汉简、大篆、小篆到隶书、魏碑、楷书、行书、草书等等,这些不同时期的汉字,在形式上的演变过程,从一个侧面展现的是我们民族的文明与伟大。
 
    学习书法,应在继承中去学习。通过摹帖、临帖这样的基础训练,用古人的经典取代自己书写的不良习惯,使自己的书写风格更趋纯粹,逐步培养在理性把控下的感性书写。并在这一过程当中,去感受汉字的造型艺术,去体验书法的艺术魅力,进而去感悟生命的真谛。
 
    书法作为艺术,不仅仅注重视觉,也注重抒情表意。是在通过字的节奏、韵律,去抒发和宣泄书者的性情,这也是情感、情绪和情怀等等这些心理特征的集中反映。像千年前,晋人书圣王羲之,在他的天下第一行书《兰亭序》中就表现出了内心的愉悦和欢畅,是心情的一个真实写照。典雅之势,用书法语言的形式呈现出的惟妙惟肖,成为了千古绝唱。唐代的大书法家颜真卿的天下第二行书《祭侄文稿》则是他极度悲愤的内心写照。既反映了当时所处社会环境的一种心态,也是自身情绪的一种宣泄。再如大诗人、书法家苏轼的天下第三行书《寒食诗帖》,同样在内容上、书法技能上的双重契合,才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众所周知,王羲之的第七子王献之书写的《乞假帖》,在用笔上与其父有很大的不同,王羲之用笔多数是内撅的方式,而王献之则是外拓用笔居多,呈飞扬之势。如在《中秋帖》中所展现出的连绵不断之势,被称其为一笔书。他在继承其父的书风外,有着自己的创新之处,也有心理使然。表现在除具体的“四法”运用之外,还会根据书写给予的不同接受对象而改用不同的书体形式。如呈给皇上的请假条,无论如何也不会写成行书或草书体,而是规规矩矩的小楷书,作者的敬畏之心可见一斑。
 
    古人的书法更多地讲究实用性,在造“字”上空前。而在成“式”上则留有空间。使得今天的人们能够将其扩展到艺术领域,进而发扬光大。我相信,书法与时代同行,在继承中去创新,在创新中去求得发展,才能够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艺术佳作。

 
分享到: